李永昌:气包车的往事回忆

李永昌,教授级高工、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自贡公交集团清洁能源汽车研究所荣誉所长、原总工程师。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由于国内成品油供应十分紧张,天然气气包车便在盛产天然气的自贡、泸州、宜宾和内江等川南地区应运而生。其实,就是将装满天然气的橡胶帘布气包安放在公共汽车的车顶上特制的栏框式支架内,并用几根绳索将气包作横向限位,气包充气满胀时,呈椭圆柱体状。最初一袋气大概可以盛装16立方米天然气,续行里程约30-40公里(不能将气包里的天然气用完,总得剩2-3立方米就需加气)。货车则在驾驶室上方搭一个栏框式的气包支架,气包长度大约仅有公交车气包的四分之一。当时汽油价格为0.72元/升,而天然气仅0.05-0.06元/立方米(1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1升汽油)。因此,当时我所在的自贡市公共汽车公司能源成本很低,极大推动了自贡公交的快速发展。在几十年前,自贡公交公司的气包车最多时曾达到200多辆,其加气站可同时给8辆车加气,为全国之冠。还曾接待过俄罗斯和乌克兰客人参观。气包车一直使用到2000年前后才被压缩天然气(CNG)公交车替代,历时约半个世纪。关于气包车的一些往事,还是值得回忆的。

图为美国《国家地理》记者1984年路过当时的自贡市中心―沙湾时拍摄

●气包容积为什么越做越大

由于没有适合的气体流量计,加上天然气价格特别便宜,最初供气单位与自贡公汽公司是用加气袋数来计量,每袋气仅收0.6-0.8元。后来,天然气价格升到0.08元/立方米,应供气单位要求,双方将气袋送到四川省标准计量局测量盛满状态下的容积,记得在50毫米水注压力时测量的容积约为20立方米。考虑每次加气时不可能将气用完,我们与天然气公司协商,每加一次气按16立方米计算。可是另外一家供气单位同时又是采气企业不认可气包内的余气、坚持按20立方米计算。面对这样的“霸王条款”,我们只好将气包容积加大到24立方米。后来供气单位又将每袋的收费体积标准再次提高。接下来,我们又让气包制造单位将容积加大到28立方米,如此循环多次,直到加大到44立方米,就无以复加了。这是因为,车顶上的气袋垂直方向上高度距离地面超过4.5米,过不了桥下的道路了!好在不久后,我们寻找到成都国光电子工厂研制成功的气体流量计,供需双方关于气包加气计量之争终于告一段落。

●用双层气包解决气密性问题

六、七十年代使用的气包都是单层的橡胶帘布制品,因日晒雨淋和路边树枝刮擦,气密性较差。往往头天晚上加满的气,次日早上就泄漏成只有大半袋气了。这种颇为普遍的泄漏现象,不仅造成能源浪费,同时还减少了续航里程,此外,因为空气混入气包内,导致可燃混合气体过稀,俗称“逆气”,往往会影响车辆发动和发动机正常工作。如果按照现在的认识,还应增加一条弊端:泄漏的甲烷是典型的温室气体。

我们在1982年就与四川橡胶厂合作,开发了双层橡胶帘布的天然气气袋。我公司技术科还为该产品制定了企业技术标准。从此以后,气包的气密性得到显著提高。深受广大公交车驾驶员的欢迎。公交车的续航里程大都可以达到100公里以上。

●通过技术措施的组合拳,提高气包车的动力性和经济性

由于天然气-空气混合气的热值较汽油-空气混合气低,造成天然气汽车的动力性较低,经发动机台架试验,最大功率和最大扭矩较燃用汽油时分别下降18%和15%。又因为气包车迎风阻力大,导致其燃料经济性较差。百公里气耗一般都在40立方米以上。我们根据天然气辛烷值高、不稀释发动机润滑油等特点,采取了大幅度提高发动机压缩比、低粘度天然气专用润滑油和稳定真空度混合器等措施,一下子将其最大功率提高到与燃用汽油时的水平相差仅6%,最大扭矩可与燃用汽油持平的程度。我们还研制了一批铰接式气包车,缓解了自贡市当时的乘车难问题,并填补了国内一项空白。经济性方面,单车百公里气耗一般不超过35立方米,节能率在12%以上。该项科技成果获得1992年度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笔者为此撰写的论文“提高天然气汽车的动力性和经济性”,发表在《汽车技术》1991年第3期,为我国天然气汽车方面的第一篇学术论文。

●气包的刷补曾经发生过较大安全事故

本来,气包车较为常见的安全事故是气包从车顶支架中抛落出来,刮倒路边行人或骑自行车的,但都是小事故。出乎意外的是1981年的一天,从邻近的南溪县汽车队来我公司学习气包刷补技术的几个工人与我公司几个胎工师傅正在一间通风性能不佳的屋子内操作刷补气袋时,有人散发香烟并点火,引燃刷补用胶液,顷刻之间,火焰与浓烟满屋都是,当场就窒息致死4人,烧伤几人,酿成较大安全事故,当时的分管副经理受到免职处分。这也是笔者第一次亲眼见到的非交通安全事故,教训深刻难忘。

记忆中还有一件很深刻的事:气包车居然在无意中救了一个轻生者的性命

故事发生在70年代初期,一位老太婆从自贡市东兴寺铁路大桥突然跳下(距离桥下公路至少5米以上),万幸的是刚好落在行驶路过该大桥下面的一辆公交车车顶部的气包上面,气包当时又恰好处于半袋气状况,具有良好的缓冲减振作用。从而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真是无巧不成书。
作为一个老公交,气包车虽然走进了历史,但也留下一代人的公交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