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源丰沛+价格低廉,新疆理应大力推广天然气汽车

气源丰沛+价格低廉,

新疆理应大力推广天然气汽车

新疆具有推广天然气汽车的众多有利条件,理应加大推广。

新疆推广天然气汽车起步早、业绩辉煌

新疆和四川是我国最早推广天然气汽车的二个省级行政区,新疆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建站改车,推广应用天然气汽车的历史至今已有30来年。到1994年底,全国CNG汽车加气站保有量仅有25座时,新疆便拥有5座(四川6座),位居全国第二。

新疆从2016年开始,天然气汽车保有量跨过100万辆大关,并开始位居全国首位,直到目前,已蝉联6年。

目前,新疆是我国唯一CNG汽车保有量超过100万辆,加气站上千座的省级行政区,2020年,天然气汽车保有量在该区汽车保有量中的占比高达25%,冠于全国(同年我国天然气汽车的该占比仅为2.5%)。

新疆120万辆CNG汽车保有量(2020年底)超过世界排名第七的意大利(2020年底105万辆)。

数万辆装载8只260升容积气瓶的CNG重卡(标配),续行里程达到1000公里,实为世界首创。

新疆112万辆CNG汽车每年可以替代汽油293万吨,其中约18万辆CNG与LNG重卡及大客车每年可以替代柴油212万吨,每年可以减少352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与燃油汽车相比,PM2.5的排放量可以减少93%,环保效益十分显著。

新疆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CNG价格相当低廉

新疆地区天然气预测资源量为16万亿立方米,占全国的34%;探明地质储量为2.54万亿立方米,其中,包括克拉-克深和博孜-大北两个探明地质储量上万亿立方米的超大天然气气区。2021年的天然气产量为387.6亿立方米,而消费量仅为162亿立方米。即仅为产量的42%。

此外,连接中亚天然气管道的西气东输一线和二线自西向东横贯新疆,新疆均为输气主干道的首段,气源保障优势明显。同时,位于昌吉州的呼图壁地下储气库储气量高达100亿立方米,是我国最大的储气库。除了保障新疆冬季用气外,还可支援其他省、区。

新疆大部分地区CNG价格在3元/立方米以下,甚至2.5元/立方米左右,是全国CNG价格最低廉的地方。例如乌鲁木齐CNG价格为2.94元/立方米,巴州CNG均价为2.55元/立方米,而新疆目前92号汽油价格为8.67元/升;由此可见,以上两地的油气比价分别为1:0.34和0.29。如此低的油气比价不仅是全国之最,也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低。换言之,现在是新疆推广CNG汽车的最佳时机。“油改气”可以节省燃料费66%-70%!

新疆的气候、地理及其环境条件,更适合使用天然气汽车

新疆冬季时间长,气温低。据国外试验数据,当气温低于-6℃时,电动汽车电池的电能将减少40%左右。此外,新疆不少城市之间的距离都是好几百公里,而长途行驶又是电动汽车的短板。因此电动汽车在新疆的应用范围十分有限。根据30来年的安全使用实践,为了环保和经济效益,最适合推广使用天然气汽车。

 

结论

对于新疆的“油改气”不应采取一刀切的简单作法

综上所述,新疆理应推广集环保、经济、安全等诸多优点于一身的CNG汽车。推广方式除了新购原装CNG车外,就是在用车的“油改气”了。据了解,新疆每年新购原装CNG汽车仅有1万辆左右。例如,2021年仅有7397辆天然气重卡上牌,加上少量的天然气公路客车和乘用车,也不到1万辆。这样就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对经济效益如此显著的CNG汽车的需求,因此可以说,“油改气”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也是世界大多数国家通行的作法。我们是不是应该向最近联合发文支持“油改气”的四川省七部门学习,规范“油改气”,而不是简单的叫停“油改气”呢。只有这样,才能让新疆的天然气汽车继续发扬光大,既顺应民意,又符合国家发展清洁能源汽车的政策精神,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