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昌:从“十三五”看“十四五”

距离“十四五”大幕开启时间已经不足 1 年。天然气发展“十四五”规划的编制问题成为业内人的关注焦点及主要案头工作。据悉,国家能源局已经为此组织了 18 个问题的调研活动。而笔者认为,在编制新规划之前,有必要对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的完成情况进行一番剖析与总结。那么被称为“进”字优先“稳”字不丢的天然气“十三五”发展规划完成情况到底如何?笔者进行了梳理和盘点。具体情况如下:

先来看看能完成的部分。

常规天然气的探明地质储量目标已提前超额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新增探明地质储量 3 万亿立方米,到 2020 年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16 亿立方米。而实际情况是到 2019 年底就已新增探明地质储量 35130.96 亿立方米,累计探明地质储量已达 16.51 万亿立方米。

页岩气探明地质储量目标也已提前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新增探明地质储量 1 万亿立方米,到 2020 年累计探明地质储量超过 1.5 万亿立方米。而实际情况是到 2019 年底累计探明地质储量就已达 1.8 万亿立方米。

2020 年保供能力这一目标是可以完成的。“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国内天然气综合保供能力达到 3600 亿立方米以上。众所周知,天然气的保供能力是由国内天然气生产能力与进口能力共同确定的。据析,2020 年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达 1940 亿立方米(增速基本保持去年水平)。按 10% 的年增速计算,2020 年我国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接受能力可达 1370.6 亿立方米,实际供应量按 70% 来计算,即可接收约 960 亿立方米的进口量。管道气进口方面合计可达 700 亿立方米。这样 2020 年天然气保供能力合计可达 3600 亿立方米。再加上进口方面还有潜力可挖,保供完全没有问题。

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目标是可以轻松完成的。“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要达到148 亿立方米。而 2019 年底该气量就已达到 140 亿立方米,完成 94.6%。

气化人口与城镇人口天然气气化率目标均能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气化人口 4.7 亿(年均增速 10.3%);城镇人口天然气气化率 57%。而规划已告知 2015 年的气化人口为 3.3 亿,气化率为 42.8%。从相关资讯中得知,2018年我国气化人口已经达到 4.43 亿,气化率已经达到 53.3%。如无意外,2020

年完成目标毫无意外。

天然气消费量目标的实现也是大概率事件。“十三五”规划要求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为 8.3% ~ 10%。其实,2019 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就已达到 3067 亿立方米,占比已达8.3%。即使考虑当前疫情的影响,只要不出现负增长,完成目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再来看看完成不了的部分。

煤层气探明储量目标应该无法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新增探明地质储量 4200 亿立方米,到 2020 年累计探明地质储量超过 1 万亿立方米。而据自然资源部的数据,2016 ~ 2018年我国煤层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分别为 576.12 亿立方米、104.83 亿立方米立方米和 147.08 亿立方米,合计为828.03 亿立方米,尚不到 1000 亿立方米,与规划要求差距悬殊。

天 然 气 产 量 目 标 恐 难完 成。“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我国天然气产量为 2070 亿立方米。可是直到2019 年,实际产量才达到 1761.7 亿立方米。这意味着要在短短 1 年的时间内增加 308.3 亿立方米的产量,即增长率高达 17.5%。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笔者预测的 2020 年产量应当为 1940亿立方米。

干道公里建设长度及输气能力的目标无法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新建天然气主干及配套管道 4 万公里,2020 年总里程达到 10.4 万公里,干线输气能力超过4000亿立方米/年。而据《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直到 2018 年底,我国天然气干线管道总里程达 7.6 万公里,一次输气能力达 3200 亿立方米。换言之,3 年时间仅完成 1.2 万公里的建设任务,年均仅完成 0.4 万公里。要在接下来两年时间完成 2.8 万公里,年均需完成 1.4 万公里,显然是无法实现的。由于干道公里建设长度目标无法实现,自然输气能力目标也无法实现。

页岩气产量目标应难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2020 年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 300 亿立方米。实际上,尽管我国页岩气产量增速逐年上升,但是直到 2019 年产量仅为 153.98 亿立方米,预计 2020 年产量可达 220亿立方米。

交通领域气化工程目标无法完成。“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气化各类车辆约 1000 万辆,配套建设加气站 1.2 万座,船用加注站超过 200 座。但是,直到2019 年底我国天然气汽车保有量仅为 735 万辆,加气站保有量约为 9600 座,而船用加注站保有量到 2019 年底仅几十座,与规划要求相去太远。

天然气发电装机规模及其占比目标也将落空。“十三五”规划要求 2020 年天然气装机规模达到 1.1 亿千瓦以上,占发电总装机比例超 5%。可是,直到 2019年 10 月,我国天然气发电装机规模仅为 8928 万千瓦,占比仅为 4.6%。换言之,用了近 4 年时间,该规模仅较 2015 年的 6603 千瓦多 2325 千瓦,据 1.1 亿千瓦目标还差 2072 千瓦.]。

根据天然气“十三五”规划的完成情况,笔者对天然气发展“十四五”规划的编制提出几条建议,以供参考。

首先,要充分发挥央企力量。尽管我国天然气市场化正在不断深入,但是从短期看,拥有雄厚资金及关键技术以“三桶油”为代表的央企依然是完成“十三五”规划目标的绝对主力。从“十三五”完成情况看,常规天然气与页岩气探明地质储量目标能够完成,“三桶油”功不可没。“十三五”期间,“三桶油”集中力量狠抓超大气田的勘探。中石油在新疆发现了克拉 - 克深和博孜- 大北等两个万亿立方米级常规天然气气区,在川南地区发现了探明地质储量为 1.06 万亿立方米页岩气超大气田 ;中石化在重庆涪陵与綦江地区也发现了万亿立方米级超大气田。在我国已建成的 27 座地下储气中,中石油就占了 23 座,中石化有 3 座。中石化文 23 大型地下储气库一期工程于 2019 年建成,工作气量达 32.67 亿立方米,为当年我国储气库供气能力的 44%。另外,“三桶油”都非常重视技术攻关与技术进步 , 每年列入计划的各种基金支持项目多达几十项,这是一般企业难以做到的。而煤层气探明储量目标无法达成,就是因为在拥有该储量88%的山西,央企勘探力量介入不够,而地方勘探力量和技术支持难以胜任。

其次,从真实客观情况出发,不易盲目乐观。“十三五”关于干线管道及输气能力目标不能完成,就是因为对管道从规划、选址、管道用地勘探、施工方案论证、实际施工建设等流程的复杂困难性认识不足,对于规划前景过于乐观。例如,只是管道用地的赔偿问题就需要消耗大量精力和时间,还有管道穿越河流与公路审批手续的办理也相当繁琐,等等。气电装机规模未完成目标的主要原因,也是对天然气发电行业现状认识不足所致。我国天然气发电成本远高于煤电,不少气电企业都是依靠国家补贴勉强维持运行。此外,燃气发电设备大都还得依靠国外进口,这又是一笔成本。如果在编制规划时客观的面对诸如此类问题,留有足够裕量,完成规划目标又有何难?

还有,要从整体出发,统筹制定各种规划。在天然气“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积极支持天然气汽车发展,包括城市公交车、出租车、物流配送车、载客汽车、环卫车和载货汽车等以天然气为燃料的运输车辆。但是在《“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要求推进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提出到 2020 年实现当年产销 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 500 万辆。这就导致各地方政府在完成“十三五”规划时各取所利,各自为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