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昌:一份函件、一页书能化解叫停“油改气”两大难题?

我国天然气汽车产业的业内人士大都知道,“违反《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和“违反GB7258-2017国家标准”是不少地方禁止或叫停“油改气”的两个主要依据。

对这两大问题,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剖析并寻求化解之道。

如何化解“违反道交法”老问题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拼装机动车或者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油改气”并没有对原车的结构做任何改变,只是加装了一套天然气供气系统,从本质上讲与原装厂生产并没有区别。

其次,《道路交通安全法》是在2003年实施的,当时全国天然气汽车只有几万辆,且推广的地区仅有四川、重庆、新疆、陕西等少数几个省、市、区。《道路交通安全法》制定时没有考虑“油改气”也在情理之中。

时至今日,我国“油改气”的汽车已近500万辆,遍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而且经过了长达30年的实践,足以证明其安全性与存在的合理性。

更重要的破解钥匙是公安部的公提字[2012]第171号函件(关于对“油改气”人大代表回复)。

函件中提出:根据在用机动车管理的现状“各地可以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完善机动车改装管理制度和技术标准”。“同时,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对天然气汽车改装管理问题进行专题调研、论证,研究提出规范管理的意见。”

由此可见,公安部根本没有叫停“油改气”的意思。主要还是想通过地方法规,管理制度和技术标准来规范“油改气”工作。而是一些地方的管理部门对如何贯彻道交法存在理解上的偏差。

值得一提的是,道交法距现在最近的一次修改时间是2011年,而公安部上述函件的回复时间为2012年。

其实,重庆、四川、内蒙古、陕西、新疆和合肥等地均已先后出台了有关“油改气“的地方法规。

尤其是四川省出台了一系列管理制度方面文件。如《四川省CNG汽车改装厂定期检查办法》(川气汽办【2000】93号):《关于解决部分已加装CNG燃料装置汽车注册登记等问题的通知》(公厅交发【2004】103号);《四川省天然气汽车改装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川清气办【2007】12号)等。

怎样解码“违反GB7258-2017国家标准”新问题

该标准的实施时间为2018年,一些地方的车辆管理部门认为“油改气”违反了该标准的12.5.1款的如下规定:“不准许用户改动燃料管路和燃料种类。”

问题的关键对于用户的认定出了偏差。本来,机动车的用户显然应该是车主或车辆所属单位,与具有合法资质的改装厂家是两码事。然而,有些车辆管理部门偏偏硬要把改装厂家定性为用户。

幸好我们找到了解决此问题的钥匙,即由公安部道路交通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与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编的“国家标准GB7258-2017《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条文释义”一书。

该书第119页的第(1)款中明确提到“国家标准GB17258-2011《汽车用压缩天然气钢瓶》和GB17259-2009《机动车用液化石油气钢瓶》分别对汽车用压缩天然气钢瓶和汽车用液化石油气钢瓶的机构和质量进行了规定。机动车制造和改装厂家可以使用其他材质制作的、符合有关标准规定且经检验、认证能保证安全的气瓶”。

既然可以与制造厂家一样使用气瓶,自然就不应归入用户之列了。如此看来,“油改气”违反GB7258-2017国家标准的说法就缺乏依据了。

四点建议:

01建议公安部门加快《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改工作,明确“油改气”的合法地位,并将修改稿向社会公布,广泛征求和认真听取社会各界意见。

02建议在《道路交通安全法》未修改之前可按上述公安部提出的意见来执行:“各地可以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完善机动车改装管理制度和技术标准”。

03建议作为GB7258-2017国家标准归口部门的公安部,认真引导和帮助基层车辆管理部门正确领会该标准的条文含义,不要将改装厂家当成用户而叫停“油改气。

04建议各地应尽快成立和健全“油改气”行业或清洁能源汽车行业协会,制定行业自律公约和“油改气”企业的准入条件、监管办法、退出机制等规章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