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自贡市副市长陈张铭:禁止“油改气”要因地制宜,不能赶潮流丢实惠

连续4年,全国人大代表、自贡市副市长陈张铭在两会上对低碳绿色发展建言献策,提出建议。

2019年,他建议将氢气作为“危化品”的管理改成作为“氢能源”的管理;2020年,他建议在国家“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中明确氢能消耗比等能源控制指标;2021年,他建议将地方减排量作为补贴考核重要指标;2022年,他则建议国家保持推广CNG汽车的政策连续性。


全国人大代表、自贡市副市长陈张铭参加两会。受访者供图

“不能新的家伙没到手,拿在手里的家伙先丢了。禁止‘油改气’要因地制宜,不能赶潮流丢实惠。”陈张铭表示,近年来不少地方对“油改气”是否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心存疑虑,要么对其不管不问,要么干脆叫停,国内推广CNG汽车逐渐被淡化。

“近几年,部分地方片面理解《道路交通安全法》和国家标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对‘油改气’采取简单的‘一刀切’叫停作法。”据陈张铭判断,近年我国CNG汽车保有量下滑的原因与此有关。另外,部分地方没有认真领会国家推广清洁能源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一贯政策,以及相关部门的政策文件对CNG汽车表述淡化。

为此,陈张铭在今年准备的一份建议书中,就推广压缩天然气(CNG)汽车(以下称“CNG汽车”)的问题给出了四点建议:

一是国家要保持推广CNG汽车的政策连续性。陈张铭认为,应鼓励各地学习四川的做法,实事求是,尊重市场,融监管与服务于一体。四川省发改委、公安厅、生态环境厅、交通运输厅、应急管理厅、市场监督管理局和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天然气汽车改装有关事项的通知》(川发改能源规【2022】71号),对“油改气”不是简单叫停,而是进行规范。

<
全国人大代表、自贡市副市长陈张铭在两会上发言。受访者供图

二是在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进一步明确其合法性。陈张铭表示,目前仍然可按以前公安部回复人大代表的意见处理。该复函提出,“各地可以通过制定地方性法规,完善机动车改装管理制度和技术标准”。事实上,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和四川省人大都制定了车辆改装为油气两用后相关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细则。建议其他没有制定的省、市、自治区尽快制定。

三是提倡汽车用能多元化、低碳化、智能化和市场化。陈张铭主张,将车主购买何种类型汽车的选择权交给市场来配置,尽量减少行政干预。在国家排放标准面前,车车平等。无论是汽油车还是CNG(HCNG)汽车,无论是原装天然气车还是“油改气”车,只要按照规范、合法机构改装,都一视同仁。随着市场的发展,原装天然气车辆被更广泛地认同和使用后,自然就减少了“油改气”车辆。


CNG加气站的净化工艺系统。受访者供图

四是鼓励使用加氢压缩天然气,进一步节能减排,提高效能。“在CNG中掺氢(HCNG),技术可行,示范项目已经进行了,只要推广应用,更能有效力促碳减排。”陈张铭说。

陈张铭在建议书中详细列举了几组数据,证明CNG汽车具有环保、经济、适应性广、安全性良好等诸多优点。这类车在节能低碳方面,具有显著的优越性。2021年,全国620万辆CNG汽车所用燃料相当于替代了1593万吨汽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136万吨;在价格方面,与汽油车相比,CNG汽车可节省约一半的燃料费用;在适应方面,目前全国已有近6000多座CNG加气站,遍布31个省市区,加气十分方便;在安全方面,我国推广CNG汽车已经有33年历史,特别是近20年来,没有发生过大的安全事故。

陈张铭认为,我国继续大力推广CNG汽车是可行的,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发展CNG汽车已经成为世界推行低碳交通工具的潮流;其次是因为我国天然气储量丰富、产量逐年稳步上升,可支撑汽车用气需求;第三是继续推广CNG汽车,有利于车用能源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


出租车加注CNG。受访者供图

来自川油科技公司的新能源专家陈立峰也认为,新能源车辆是发展低碳交通的重要方向。他表示,掺氢压缩天然气燃料的国家标准2017年已发布,它具有应用场景广、减碳效果明显的特点,是一种省投入、易实现的氢应用技术,“技术路径完整可靠,既经济又节能环保,这是‘氢进万家’的最便捷方式”。

据了解,几天前,川油科技公司参与打造的一个车辆加氢站,在成都市郫都区正式投运。该站不仅为郫都区120辆加氢公交车提供能源服务,还将为即将举行的成都大运会新能源会务用车提供保障。此前,该公司还参与了重庆一家加氢站的建设,在新能源领域加强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内的合作。